供求专区 客服中心 网站导航

中国最大的诚信电商交易平台
TOP
江苏律师业发展如何实现华丽转身
[ 编辑:admin | 时间:2018-05-29 13:37:06 | 来源: | 作者: ]

  江苏高的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马笑匀,今年40岁,2004年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毕业,10年后被司法部、财政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确定为首届“中国涉外律师领军人才”。已经广泛参与到江苏企业“一带一路”海外投资与跨境并购、国际贸易与商事仲裁的各个领域,还先后担任自贸园区法律问题研究、“一带一路”产业策略和法律实务的多项课题研究项目负责人,被江苏律师圈内评价为江苏“一带一路”律师业务的先行者。

  马笑匀个人事业蓬勃发展的背后,是江苏律师近年来从传统向高端、从服务本地企业向融入“一带一路”倡议、从单一业务向全面复合型“华丽转身”的一个典型代表。

  《法制日报》记者近日通过深入采访,揭秘了江苏律师“对标”北上广浙律师发展水平,提步跟进实现转型发展的奥妙所在。

  突破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瓶颈

  “广东拥有百人所34家,创收超亿元所22家,江苏目前百人所仅6家,亿元所仅4家。”江苏省司法厅厅长柳玉祥“对标”律师业发达地区,找到差距,将江苏律师业发展中的不平衡不充分发展问题概括为:涉外法律服务、知识产权保护服务不够,诉讼领域结构性过剩、非诉讼领域结构性短缺,苏南、苏中、苏北地区律师资源分布不均衡,高端业务律师人才较少,百人以上规模所、知名所缺乏。

  众所周知,作为经济大省的江苏,全国500强民营企业中,江苏有118家企业入围,上榜企业的营业总收入和资产总额两项指标的绝对额和占比均位居全国第一。

  截至2017年年底,江苏全省共有律师事务所1786家,律师人数21816人,仅代理各类诉讼案件就达110余万件,多年来持续保持着全国各省律师办案量第一方阵,但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江苏却没有一个与其经济水平相匹配的自有品牌的律所和规模律所。

  今年3月26日,让朋友圈高度关注的江苏省律师协会省直律师事务所整体下放到南京市律师协会的新闻,犹如一颗“惊雷”,掀开了江苏律师聚焦发展短板、精准发力推动行业转型的新篇章。

  就在新闻发布的前一天,原省律协省直分会管理的37家省直管律所连同1898名律师,整体并入南京市律师协会,并变更至南京各区司法局管理,其间从省司法厅党委会决定到宣布合并,仅仅用了半个月时间。

  “省直分会已经有28年历史,见证着江苏律师业的发展壮大。”江苏省司法厅副厅长、省律协党委书记万力在致辞中说,这是一项着眼促进依法行政、深化律师制度改革、理顺律师管理体系、促进南京律师行业发展和繁荣的重要决策。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高度重视律师工作,出台了一系列涉及律师执业权利、执业行为的规定和制度。在全国律师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律师发展的活力被激发了出来。”万力说,北京、上海、广东处于律师业发展的“金字塔塔尖”,作为省会城市的南京,随着北京、上海等地各大律所纷纷进驻南京,面临着增强首位度问题,必须打破原有传统的、以行政层级管理为模式的体制障碍。

  中小律所“抱团取暖”组建联盟

  《法制日报》记者采访了解到,相对于行政推动变革,中小律所“抱团取暖”突破发展瓶颈的努力可谓“潮流涌动”。

  “南京律协合并十分平稳,影响很大。”合并当天当选为南京市律师协会副会长的江苏亿诚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扬,他还有一个特殊身份:江苏金品律所联盟主席。

  在国浩、大成等知名所在江苏主要城市开设分所“设点布局”占领高端资源的背景下,2016年7月,江苏亿诚等10家本土中小型优质律所却采用了自发抱团发展的律所联盟模式,在各地延伸人才和社会资源。

  2018年3月30日,在徐州举行的江苏金品律所联盟理事会2018年第一次会议上,陈扬代表联盟作了2017年工作总结,10家律所除了保持日常联络和共同运营联盟微信公众号外,还成功组织了3次联盟理事会,推动业务交流与品牌发展规划实施,并举行了包括“金鹰律师集训营”“金品大讲堂”活动在内的业务培训,促进联盟律所律师融合,推动专业领域差异性互补。

  “2017年联盟律所总创收超1.7亿元,平均创收远超省平均值。”陈扬介绍说,建立本土所联盟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开创出金品联盟开放分享的律师文化,在打造江苏和全国最具影响力的律所联盟目标下,在竞争中推动律所高质量发展。

  中小律所“抱团取暖”趋势不仅这一个例子。

  2017年12月,近年来活跃于江苏律师界的路漫律师品牌机构邀请律新社、律派巨匠等机构,在江苏宜兴举行了“2017县域律师事务所创新发展论坛”,来自国内11省市的80多家中小律所代表300余人,共同围绕县域律师事务所专业化、品牌化发展问题进行研讨,最重要的话题就是如何突破中小型律所发展瓶颈问题。

  县域律师发展存在着规模普遍偏小、服务能力欠缺,品牌化、专业化水平不高,人才匮乏、无序竞争、规范管理不够等问题。万力认为,需要科学有效对接匹配供给端和需求端,推动更多律所和律师扎根县域基层,补齐县域律师发展短板。

  重视青年人才扭转“二八”现象

  记者注意到,“律师业发展水平作为法治文明进步重要标志”日渐成为江苏律师业发展的主导思想。

  在外向型经济发达的苏州古城区中心地带,著名历史街区平江路依然保持着唐宋以来“水路并行棋局”街巷特色,在其腹地卫道观前,刚迁入新址的苏州市律师协会在青砖黛瓦、花草奇石的装点下,兼容古今的文化气息扑面而来。

  “近年来在上级部门引导培育下,本地律所从小而散,逐步向专业化、品牌化、规模化转型发展的趋势十分明显。”苏州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建军说。

  苏州一直是江苏外向型经济排头兵。近年来,全国著名品牌所在苏州开设分所,不少本地所“翻牌”加入大所,社会对律师人才、团队、业务能力和品牌要求不断提高形成了趋势。

  即便是不愿意“翻牌”而努力保留自身特色的剑桥人、新天伦、颐华、益友天元、名仁等律所,除了对自身品牌怀有深切感情外,更多的是有一份对律所获得更大发展的憧憬。

  “律师‘二八’现象,也就是20%的律师控制了80%的市场资源和创收,在苏州曾经也很明显。”朱建军介绍,苏州律所已发展到310家,律师3869人,在外地律师到苏州执业人数增长迅速、律师执业竞争加大、服务社会经济发展能力亟待提高等背景下,律协在行业发展中地位也愈加凸显。

  随着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的深入推进,苏州市司法局、苏州市律师协会通过搭建政府购买服务、律师参与信访调解、刑辩全覆盖、政府和村(社区)法律顾问全覆盖等平台,在倡导让年轻律师更加体面地获得资源的同时,毫无疑问加强了法律服务“亲民感”。

  苏州市律师协会会长李浩江介绍,近4年来,苏州通过持续举办知名律师讲座、青年律师成才“青蓝”计划、开设青训班、青年律师论坛、知识产权法律服务高端研修班、涉外律师境外培训、实习律师进法院实习等有利于律师人才建设的各项活动,已经分层次培养了50名领军型、101名骨干型、105名成长型人才,逐步改变“二八”现象对青年律师发展的不利影响。

  理顺行业管理解决“同城不同管”

  2017年,江苏本土的知名律师事务所——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创收超过了1亿元,成为江苏律所第一个突破“亿元天花板”的律师事务所。

  在品牌化建设逐步加码的背景下,律师行业管理部门通过加强管理和引导,推动律师地位提升的作用也日趋显现。

  “作为会长,首先要思考行业发展各种瓶颈和方向性问题。”江苏省律师协会会长薛济民拿出了几本厚厚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记录着多年来对江苏律师改革发展的工作和思考。

  “以南京律所整合为例,律师业发展需要更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同时也需要理顺行业管理职责,推动律师管理领域的依法行政。”薛济民介绍,5年前江苏13个省辖市中有10个市律协会长由司法局领导兼任,现在已经实现全部有律师兼任会长,律所“同城不同管”等管理问题正下大力气解决。

  “推进律师业区域平衡发展的空间还很大。”薛济民分析,江苏省定小康指标中的万人律师数为2.8人,但目前尚有39个县(市、区)目前不足1人,律师业务结构性问题日益得到省司法厅主要领导高度重视,公共法律服务和高端法律服务领域的顶层设计,在问题导向指引下得以完善,并发挥了重要作用。

  据介绍,江苏省司法厅为了助推律师业在经济发展中愈加重要的参谋、助手地位,仅在涉外法律服务领域就通过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倡议,经省委深改组审议同意,联合省政府外事办、省商务厅、省政府法制办印发《关于发展涉外法律服务业的实施意见》,用国际视野加大对江苏籍企业集中地区驻点法律服务的支持。省律协秘书处还成立涉外法律服务工作指导部,与涉外工作委合署运行实现实体化运作,推动江苏律师更好保障“走出去”企业经济安全。

  “全省1786家律所,有近50名律师入选司法部涉外领军人才库和‘一带一路’跨境人才库,省律协也新组建了省涉外律师人才库,引导和推动涉外律师的专业化建设。”柳玉祥介绍,将探究建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共享资料平台,助推涉外法律服务能力全面提升,并注重发挥律师在“引进来”作用,服务江苏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战略需要。更多资讯尽请关注:山东律师平台 http://sdls.h5.qxswt.com

】 【打印】【繁体】 【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关于诚信中国|产品服务|渠道合作|法律声明|招贤纳士|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诚商聚盟(苏州)软件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苏ICP备 13009457号-4Copyright © 2008-2018 http://www.cxz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1-2015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