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求专区 客服中心 网站导航

中国最大的诚信电商交易平台
TOP
高峰对话:互联网+医疗的核心价值、理想化期望与政策期待
[ 编辑:admin | 时间:2018-06-04 16:08:40 | 来源: | 作者: ]

  在互联网新政没有落地之前,很多资本界的人士觉得互联网医疗很难触及到医疗的核心,张局长也说到这个问题,在4月28号新政之后,各位觉得投资的机会来了吗?你们看到哪些机会?翟总先说一下。

  翟佳:我简单说一说,我们投资医联是在2014年就接触了,其实医联也是一个典型的互联网医疗的企业,尤其在2014年移动医疗刚刚兴起,现在是2018年了,大家可以看到互联网医疗发展了几年,有高有低,一方面跟企业自己的发展轨迹。还有一方面也是跟产业的动态,今天的话题和政策的几次调整都有很大的关系。我们当时在2014年还没有实际所谓的互联网医院的牌照,后来有互联网医院的推广,政策有松有紧,都是行业正常的发展。

  对于我们投资人讲,我们会感觉到医疗是比较传统的行业,又是涉及国计民生很重要的行业,我们会持续在医疗领域投资,通过互联网,通过新的技术,通过大数据,通过人工智能对医疗行业进行改造的优秀的企业,医联是用互联网改造医疗行业,现在看下来我认为发展的最好的企业之一。

  李瑶:模式比较特别。

  翟佳:随着基本IT的改造逐步完成,尤其是我们看到中电,中电也是我们关联的企业,中电这样的大数据平台的建立,接下来如何更好的在医疗行业数据化,尤其是智能化,这可能是未来作为我们早期投资人更加关注的点。

  李瑶:您从临床专家的角度,您觉得为什么互联网医疗现在很难触及到医疗的核心?您觉得怎么样触及到?

  张勤奕:你不能没有医院,不能没有诊所,我的理解是这样,中国的医疗机制非常特殊,全世界唯一的一个独一无二的医疗制度,这个制度是这样的独一无二。我在美国读过书,也学过医院管理的东西,我们评价一个体系,一个医院,一个医疗制度体系,基本上满足四方的需求。有一方需求不能满足,可能制度就会崩溃。第一,病人得满意,病人不满意,没人到你医院去,你是不是只有倒闭;医生得满意,医生不满意从这离开,你也得倒闭了;第三是支付方,支付的人他得满意,他不满意他不给你配钱;还有供货商,药物公司、卖耗材的器械公司跟医院之间,我跟你合作我得满意,我不满意我不供耗材。

  当时讲四个平衡的时候非常小心翼翼,当一个医院的院长,一个医疗制度的制定者要满足这四方面的需求。

  中国的制度非常独一无二,以上的四方都不满意,但是医院依然顽强活着,我们都说看病难看病贵,医生是白狼,政府也不满意,医保到年底给好多地方医院,医保应该报5个亿,我给你3个亿,你自己想办法。药界企业也不满意,药物代表像小偷一样进医院,好多医院给药商不给钱,欠耗材是很普遍,欺负人。医生更不满意,中国的医生是全世界,如果讲收入讲价值,给我多少价值干多少事,中国医生是最抗疲劳,高风险高强度高技术的行业依然活下来。这个制度下,互联网如何介入,这确实是一个新的问题,要讲“破局·立新”,还是取决于制度的安排,给互联网提供机会。基本逻辑是搞错的,干了半天四方不满意,你们提供一个满意的进来,那是很难的。

  以人为本,你们讲互联网是患者为主,我仅仅说一个医改问题非常复杂,没有征求医生的意见,没有让医生讲讲医改怎么搞。首先作为一个管理者,你们都是来自大公司,怎么领导一个集体,你首先得信任你的下属,如果你把总经理当小偷防着,不可能做起来。中国有9万多家医疗机构提供服务,得信任每个医疗机构从业者的CEO、院长,给医生信任。不能嘴上说信任,他应该有定价权,我提供这个服务,我应该有定价权,价格体系的理顺是医改的核心。我作为医院,我有价值评价,我的上限就是不要突破医保的平均数字,马上给你们提供。价格只要顺,一切变顺,安贞医院这么大的医院,做的越多越亏。

  李瑶:您认为引入互联网的机制可能会对公立医院起到比较好的促进作用是吗?

  张勤奕:医改应该理顺价值,什么是好医生,现在未必一个好医生在医院能够得到好的回报。价值体系和价格体系理顺是中国医改必然要走的方向,在这当中互联网会有无数的破局企业。

  李瑶:廖总您从非公有医疗的角度能谈一谈吗?现在是社会资本进入的一个好的时机吗?

  廖志仁:我觉得新政出台以后,确实是一个重大的利好,或者一个资本进入医疗领域重要的时机。我们从新政出台以后,各地都在申报互联网意见,要求或者规定互联网医院必须和实体传统的医院进行结合。我们知道互联网在医疗领域只是一个手段或者一个辅助的工具,不能离开医疗服务的工具主体独立存在。从目前我们了解到的,更多的民营医院和非公医院积极申报网络医院。我们也看到互联网进入医疗领域,推动医疗服务业的改变非常明显,突破了传统医疗就诊模式,我们的医疗模式不仅仅体现在医院内部,它可以通过网上进行咨询、询诊、远程会诊,包括家庭医生的开展也起到非常好的作用。

  资本应该关注更多的是实体的医疗机构,在经过互联网的赋能,它产生的影响会更加深远。我们看到医生可以在互联网医院里有网上的处方权,终端的采购平台,网上药店,这是一个巨大的商机。医生可以通过网上处方权给网络医院的患者去开处方药,我也看到很多药企在关注这一点,我们有互联网这个模式的传统医院,应该会得到我们资本的青睐。

  李瑶:何总绿康医疗集团有没有互联网相关的业务?

  何有斌:有,绿康集团一开业开始已经把网络和微信已经全部跟HIS系统打通,通过互联网很多可以完成网上的预约、支付、报告的查看,这些功能可以全部完成。跟医联的合作是从互联网医疗帮医院管理打通人财物,更加优化。医生跟病人可以通过互联网医疗进行沟通、咨询,甚至转介病人转诊、检查、手术;通过网上支付对医院金融分析进行支持;物品更是一个从采购,完全把医院的供应链条优化,现在也是一个进入互联网医疗的很好的时机。新的政策里面今天张局长所谈到的,国家也是意识到实体的医疗机构,才是互联网+医疗里面实实在在的落地关键。

  李瑶:跟医联的合作可以降低成本,你们有没有测算过成本降低率有多少?

  何有斌:如果这个成本降低是通过医联大平台,把很多医疗机构的采购连接起来,批量采购的话,溢价能力增强的情况下,从我们医院测算,估计可以达到15%到20%的成本降低。

  李瑶:真是不错。吴总我看到您从传统的医院到互联网企业,这方面您应该感触比较深,您认为目前国内互联网医疗应该怎么样落地?

  吴小怡:谢谢主持人,我首先介绍一下自己,我是企鹅医生全国医疗官,我自己也是一个医学博士。在国内的公立医院也做过,在国外干过十年的临床医生,回国以后一直在高端私立医院做医生,后来做院长做了十年。

  企鹅医生给我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平台,让我再次拥抱互联网。我做了这么多年的传统医疗,我也体会到国际医疗、国内医疗的很多优点,也有一些传统医疗的弊端。正好我们互联网给我们实体或者传统医疗,实际上是赋能。举个例子,比如说我们国家的医疗体系,实际上是一个比较复杂的医疗体系,包括诊前、诊或,包括复诊,包括疾病管理,实际上是一个锻炼。

  这时候正好互联网医疗加上我们线下实体,正好可以弥补我们这个断裂,把我们理想中全生命周期管理大健康的概念可以覆盖上。

  李瑶:这是您认为互联网医疗的核心价值吗?还是核心价值会更广泛?

  吴小怡:互联网一个是速度很快,范围很广,迭代很快,涉及到各个领域。给传统医疗插上的翅膀,传统医疗是比较淡定医疗不同于其他行业,包括人文、包括科技,错综复杂的技术和医生的沟通,还有背景和知识的层次都在里面。如果有互联网的成分在里面,我们有很多的弥补或者把传统医疗可以插上翅膀。

  李瑶:我想到一个问题,我们的互联网医疗应用有边界吗?我们这个医疗说实话真是很复杂的事情,毕竟它人命关天,互联网医疗服务质量怎么建立?总得有第一责任人互联网医疗怎么建立质量体系以及风险分担?

  廖志仁:互联网医疗的风险防控在于医疗安全,医院是高风险的行业,同时也是非常专业。首先要制定互联网医疗跟健康的行业标准,标准很重要,要制定它的范围。不能让互联网医疗成为泛医疗,标准的制定很重要,要加强对互联网医疗的监控,建立一套行之有效,质量管理的体系和风险的防控体系。

  李瑶:张教授您怎么看?

  张勤奕:现在应该是医院+互联网,现在国家对民营国营医院的边界特别清楚,安全体系建立了几十年。互联网现在进来以后仅仅是帮医院做一些事情,互联网能不能超越,是互联网医院,我相信将来可能会有,现在看,我是做脑卒中外科的,完全是线下操作,所有的用药都是跟手术室有关系,肯定有边界。现在应该是医院+互联网。

  李瑶:翟总,你们如果要打算投互联网医疗相关的企业,你们做尽职调查的时候,哪些是你们认为风险不可控的业务模式,你们会pass掉?

  翟佳:最近我们看出行行业,有一个类比,有点像。比如我们看无人车,你把一个无人驾驶软件,加到一个车厂的车上,你是一个运营公司,去给出行的人提供服务,出现交通事故的时候,运营公司负责任还是造车负责任,还是软件公司负责任,这是非常有意思的话题,现在没有立法去约定,这和我们看互联网+医疗就很像。你是互联网为主体的公司,你和线下医疗机构一起服务,你作为一个互联网的入口把服务卖给患者,出现医疗纠纷的时候,由谁承担,由谁出面解决这个事情,这是我们在尽调的时候会关注这些问题,也会和律师讨论。

  我的一个直观感受,我会觉得你的医疗检测或者诊疗的过程,是由线下的不管医疗机构还是主治医生实际操作,互联网的公司哪怕作为流量的入口获取患者,跟患者发生互动,你在里面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不能出了问题就不管了,无论从企业责任还是社会责任,肯定是不合适的。现在国家你要说,从立法和法律法规讲,我们可以看到各个行业都是这样,互联网的进入都是先出现了事情,后面的法律法规才会跟上,这是早晚的事情,未来是需要明确的,希望大家一起把这个问题搞清楚,长期来看才是对患者负责,这个不影响我们做投资的决策。新鲜的事物从早期投资讲,我们是鼓励我们投资的公司主动承担这个风险,如果一个公司的创始人连这个风险都不愿意承担,不愿意想明白,这个公司其实也是一个没有社会责任感的一家企业。

  李瑶:吴总能不能介绍一下医联风险控制的经验?

  吴小怡:我先说说企鹅,刚才大家说的都非常的有道理。医疗是非常严肃的行业,而且医疗质量、医疗服务是重中之重。我的感觉,我在2016年在论坛上提出了患者、医生和保险铁三角的关系,虽然有监管部门,但是三角的关系相互制约、相互协同可能是控制费用、控制质量、控制需求的很好的解决办法。但是我们国家的医疗支付体系非常单一,商业保险的支付也是刚刚开始,跟国外也是相差了几十年。我因为一直接触民营或者私立医疗,我们大多数用的商保,比较习惯或者体会到商业保险对我们医生,满足患者的需求,控制医生的费用,这三者的关系把控来说,我觉得是未来解决把控质量的很好的钥匙。

  李瑶:虽然我们现在大家觉得互联网+医疗还不够尽如人意,能不能请各位畅想一下您理想钟互联网+医疗的状态是什么样?

  吴小怡:我想象的互联网医疗是非常便捷,非常普惠,像日常生活一样,其实医疗它70%、80%都是常见病,在家里或者工作单位,触手可及或者很便利的方式能够解答自己的疑惑或者问题,可以缓解很多公立医院、大型医院的压力,也可以满足医疗资源集中的问题,大医院人满为患的问题等等。

  何有斌:我觉得要打造一个品牌,通过高效便利,资源整合可以将医生、实体医疗机构,要处理的问题就是为了方便病人,让病人得到实惠,这样才有价值,互联网医疗最后要打造的就是高效、透明,打造一个品牌出来。

  廖志仁:互联网医疗,理想的模式应该是更加的改变现有医疗传统的业态。能够更好地提升传统医疗,提高它的效率,让我们医疗内部的运营不断去连接,延伸到医院之外,给患者提供更便捷的模式。理想中的互联网医疗模式,就是让患者通过互联网的平台找到自己想要就诊的医院,找到治好病的医生,同时能够最好的成本控制。

  张勤奕:第一次来学习这个互联网,我自己讲一个小小的故事,去年在安徽的一个山区县医院做义诊,几个专家去的时候,大厅180个病人都是脑卒中的病人,当时听到我们来,桌子快挤翻,我们发现1/3的人不是脑卒中,错误诊断,1/3没有得到治疗,另外1/3的病人虽然诊断,只能看着望洋兴叹没办法。基本就是一锅粥,在县级医院脑卒中的治疗是一锅粥。我们到海口去的时候,简单的一个筛查表,提前做了工作,使看病速度马上提高。

  我现在是做脑卒中的团队,跨国的医生集团。美国有10万例手术,现在中国有3700例,我们这个集团能做1000例左右,我的目标是一年完成1万例,因为我现在已经培养了100到200个医生,我通过互联网输送出去,比如有一个APP,叫病人基本填写,达到海口的模式。第二,我这个助教做海口做手术,我的徒弟覆盖下去,能够实现非常安全的团队给他做手术。对我个人的小模型,这样的情况是什么,通过基本的初筛,把医生团队外围的生态东西变的更加清晰化,路径非常清楚。互联网不可能实现的,对我个人,医生集团是这样。

  翟佳:这个主题虽然叫互联网医疗,联想到其他行业,各行各业的互联网改造,近几年很火的新零售,其实新零售是零售的数据化,线下零售的在线化和数据化的改造。互联网教育带来的是因人施教,这是非常古老的词,我们从小听,但是互联网教育带来了真正的机会。看医疗行业,医疗行业跟其他行业有一个大的不同,不管叫互联网医疗还是新医疗,服务患者是一个方面,服务医生也是另外一个方面。张教授说的特别好,帮助医生工作的效率还有能让医生通过互联网流程的改造,让医生单位看病的时间和效率提升一点点,对医疗体系的促进都是非常大的地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在很早期的时候,愿意投资医联这家企业。我和仕锐聊的时候,仕锐自己也是学医出身,就是想帮助医生更好的去完成工作,能上医生更满意,让医生生活更开心一点。这是我们投资医联的初心,两端都要提高的,一方面是患者的就医体验,另外一方面通过互联网的手段真正让医生的工作更有效率,让医生的满意度更加提升,这也是非常重要的,这在医疗行业和其他行业不一样的点。

  李瑶:对于医疗行业它并不是一定要颠覆什么,更多的是优化工具,我能够更多的整合这个优质的医疗资源,这些资源得到更有效的利用。

  接下来我们看一下观众有没有什么问题想要问台下的嘉宾,如果有的话请举手示意。

  问:我是来自海航集团海航教育医疗事业部,想问两个问题,第一,刚才张总也说了做手术在海口这种地方,如果有比较好的医疗环境,您这边可以派一些医生过去,缓解一些医疗压力。国家在海南博鳌乐城成立医疗旅游新兴区,对进口的医药和机械都有一些利好的政策,不知道几位嘉宾对这方面有没有了解?海南如果做医疗旅游,有没有什么前景?

  张勤奕:我这个周末就到海口做手术,海口这个地方医疗和北京比是落后的。我做手术的地方将来是一个自贸省,智慧医疗能够漂移过去,互联网是必不可少的。不可能北京、上海的医生辞职到那工作。我现在已经拿到海口病人的资料,都在我手上,这也是互联网帮的忙,术前准备也是一样通过互联网都做到位,这是必不可少的。

  李瑶:如果大家没有问题,我们就先讨论到这,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会后跟我们嘉宾进行自由的交流。再次感谢各位嘉宾,谢谢。

  http://lfnz.w.cxzg.com

  http://zbsspt.w.cxzg.com

  http://ycttt.w.cxzg.com

  http://cqltw.w.cxzg.com

  http://sbmtyxw.w.cxzg.com

  http://wnly.w.cxzg.com

】 【打印】【繁体】 【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相关栏目

关于诚信中国|产品服务|渠道合作|法律声明|招贤纳士|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诚商聚盟(苏州)软件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苏ICP备 13009457号-4Copyright © 2008-2018 http://www.cxz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1-20150053